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的位置:首頁 > 改革之路 > 口述史 口述史

掃碼關注

廖新:當北風吹向南國

作者:馬麗瀅 來源:北大人在深圳·第一輯 責任編輯:xiangwang 2023-01-20 人已圍觀

人物簡介:
廖新,女,1962年生人,北京大學醫療系80級校友,畢業后曾在北京大學第三醫院工作。2000年參與籌建“深圳北京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醫學中心”以及“北京大學深圳醫院”?,F為深圳北京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醫學中心綜合部副部長、北京大學醫學部深圳校友會常務理事。
 
北風呼嘯,行人在路上搓著手哈著氣行色匆匆,故宮黃澄澄的琉璃瓦覆蓋著白生生的雪,明亮得晃眼,這是北京的冬天。而深圳的冬天,大多時候都是陽光高照,溫暖和煦的。深圳與北京之間,天南地北,除了迥異的氣候,還隔著2161公里的距離。1993年,廖新離開了成長生活31年的北京,到了南國并從此在這里扎了根。是什么讓她從北到南,她又為何從此在此處安身立命?2017年9月末,在深圳北京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醫學中心科研樓里,我們見到了廖新。
 
在北京的“前半生”
 
廖新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也是一路順風順水的“別人家的孩子”。1977年全國恢復高考,次年北京恢復了考重點高中,廖新順利地考上了朝陽區唯一的市重點中學——北京市第八十中學,之后在大學本科錄取率僅有4%的情況下,又順利地考上了北醫。當時北醫還叫北京醫學院,是全國十六所重點院校之一。
 
事實上醫學并非廖新的第一選擇。受在工廠做工程師的父親以及那時所放映電影的影響,她最初的理想也是做個工程師。但是在報考志愿時,1977年恢復高考后考上大學的哥哥建議她學醫,做一名醫生,廖新采納了哥哥的意見,投身了醫學。
 

▲廖新(第一排左二)與大學同學
 
廖新在北醫讀了六年本科,那時她們是三年在校本部,三年在臨床醫院學習。醫學生的學習任務是比較繁重的,要記住的東西非常多,但同時也是新鮮的,隨著深入地學習,對人體本身的了解越來越多,也越來越有興趣,解剖、生理、病理生理,層層剝開人體的奧秘。盡管學習的壓力不小,但校園生活也是無比鮮活的。當時各種社會思潮興起,同學們思維活躍,喜歡看薩特、黑格爾、尼采等哲學家的作品。“我記得特別清楚,我們宿舍有一個女生參加演講比賽,演講題目就叫‘從自我到超我’,然后有男生到我們宿舍敲門,要求和她談談哲學。”這似乎存在于瓊瑤劇情里的“我想和你從詩詞歌賦談到人生哲學”的橋段,當代年輕人是很難想象的。那時廖新也常常會去參加讀書會,聽北醫的才子們高談闊論。
 
“還有83年的時候我印象特別深,中國足球隊對科威特3∶0大勝,那是世界杯的小組預選賽,同學們激動得游行,我們從北醫游到北航,他們就摔暖瓶、燒掃把來表達激動的心情。”當年足球明星容志行,男排的汪嘉偉,女排的周曉蘭,不僅技術過硬,顏值也高,在校園非常受歡迎。
 
周末舞會也曾盛行一時,每次一有舞會,北醫躍進廳門口都是周邊北航、鋼院等高校的男生騎來的自行車,因為他們工科院校女生太少,就到北醫來了。
 
后三年到了實習階段,廖新就在醫院里泡著了。一進醫院廖新先當了兩周護士,跟著護士學會了抽血、打針、備皮等操作,之后才開始進入正式實習。老醫生對實習生要求很嚴格,問診、體檢、分析病情手把手地教,查房時匯報病例必須背下來所有數據,學生們認真地學,為此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到現在仍能看完化驗單就記住關鍵數據。
 
1986年,廖新畢業后分配到了北醫三院內科,那時候住院醫生是24小時住院制,住在醫院集體宿舍里。即使不是你值班,你的病人有問題也要親自處理,血尿便常規、心電圖等也要自己做、出報告。當時的住院總醫師是大內科住院總,管所有的內科,心內科、呼吸科、血液科、內分泌科等,還要負責急診二線以及全院會診,安排每周的大查房,需要相當扎實的醫學功底。做住院總期間廖新大部分時間都在醫院待著。兩個住院總輪換著,一個星期白班,一個星期夜班,從1990年1月1日到12月31日,廖新就這樣上了整整一年。出于對自身職業的認可和熱愛,也得益于老醫生們的嚴格要求,廖新在那段日子里全身心地沉浸在醫學訓練中,為將來從事醫療工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隨后她順利晉升為主治醫師,主管腎內科病房、血透室,同時肩負起了北醫本科生的帶教工作。熱心有活力的廖新自1987年開始一直當選了三屆三院的團委副書記,兼職開展團的工作,直至離開三院。
 
工作是辛苦的,生活卻是甜蜜的。在北醫三院忙碌的日子里,廖新遇見了她的先生、北大經濟系79級校友。廖新的大學舍友和她先生的中學同學是夫妻,就這樣在廖新大學同學的家里,他們認識了彼此,也認準了彼此。
 

▲廖新(第一排右一)與大學同學
 

▲北醫86屆畢業照(第二排左八為廖新)
 

▲廖新(左一)在北醫三院和透析室的同事們
 

 1/3    1 2 3 下一頁 尾頁

很贊哦! ( )

評論

0

搜一搜

黄色无码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