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的位置:首頁 > 名人 > 近現代人物 近現代人物

掃碼關注

著名鋼琴教育家但昭義:沒有這片開放包容的沃土,我不會有今天的收獲

作者:中共深圳市委宣傳部、深圳市社會科學院 來源:《新時代深圳精神》 責任編輯:chen 2023-01-17 人已圍觀

深圳是一座移民城市,這座城市發展的奇跡由無數來自五湖四海的深圳人共同鑄造。著名鋼琴教育家但昭義的深圳傳奇,從55歲開始。
 
1995年,他以臨近退休之年破格調入深圳,作為特區鋼琴藝術教學的“拓荒牛”之一,在這座城市迎來了事業巔峰。他被稱為“金牌教授”,是深圳乃至中國鋼琴教育事業的一面旗幟,帶領學生李云迪、陳薩、張昊辰等接連捧起多個國際頂級鋼琴賽事的桂冠。年屆八旬,他仍然退而不休,耕耘在藝術教育最前沿,他的夢想是讓深圳處處聞琴聲,讓更多孩子快樂地學習鋼琴。正是他和同行者們的不懈努力,使深圳建設“鋼琴之城”獲得了自信和基礎,并距離這個文化目標越來越近……
 
今天,談起自己25年前的那個抉擇,但昭義仍然慶幸。他說,深圳是我的福地,沒有這片開放包容的沃土,我和我的學生們都不會有今天的收獲。
 
55歲南下闖深圳被破格引進
 
但昭義1940年出生于重慶,父親是一位酷愛音樂的外科醫生。在父親的影響下,他開始學習鋼琴,14歲便考入西南音專(四川音樂學院前身)。20世紀60年代初,但昭義被選派赴京進修,師從我國著名鋼琴演奏家和教育家周廣仁教授,為其一生的鋼琴教學事業打下堅實的基礎。1964年,他回到四川音樂學院成為一名教師。
 
到了20世紀90年代,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步伐加快,但昭義有了“想挪動一下”的想法:“大半輩子都待在四川,沒幾年就要退休了。中國這么大,應該到外面看一看,盡可能去經濟發達、對外交流機會多的沿海城市。”

當得知但昭義有向外尋求發展的想法時,時任深圳藝術學校校長陳家驊、副校長李祖德向但昭義拋出了“橄欖枝”。此前,但昭義的學生陳薩、吳馳接連在德國埃特林根國際青少年鋼琴比賽、首屆中國國際鋼琴比賽上獲獎,引發深圳文化部門和深圳藝術學校的高度關注。李祖德認識但昭義一個學生的爸爸,就通過這位學生家長動員但昭義來深圳。
 
1995年年初,但昭義帶著學生李云迪前往美國比賽時,特意選擇經深圳到香港乘機,專程到深圳看一看,到深圳藝術學??匆豢?。這一次途經深圳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看到了一座充滿活力、生動勃勃的移民城市,深圳文化部門和深圳藝術學校領導對他的到來表現出了巨大的熱情。當得知但昭義師生出國比賽的費用是自己東借西湊才湊齊的,李祖德就開誠布公地向但昭義發邀請,說深圳很重視鋼琴藝術而且靠近香港,比賽和學習的機會都將給予他們充分的保證。
 
事實上,深圳并不是但昭義的唯一選擇,他當時還受到廣州和廈門的邀請。而且,作為一名大學教授,“屈尊”到深圳來教中專,這讓他有點猶豫。但是,經過對深圳的一番考察后,他下定了到深圳來的決心。“深圳藝術學校的校長、老師,以前都是大學教授,他們能來,我為什么就不能來?”比賽歸來,從深圳返回四川時,但昭義帶上了深圳藝術學校的商調函。
 
“深圳是年輕人的城市,我當時已經55歲了,深圳市人事局按規定引進專業人才的年齡上限是45歲,特殊人才可以放寬5歲,我還是不夠條件。但深圳不愧是特區,考慮到我的特殊情況,對我破格引進,我非常感激。”20多年后,憶起這段經歷,但昭義說,這就是深圳開放包容的城市精神的一個很好例證。而自己選擇到深圳,一是為這座城市發展文化藝術的雄心和海納百川、求賢若渴的氣度所感動;二是深圳是移民城市,人際關系簡單,機會公平,工作氣氛好,自己可以放開手腳干點事。
 
辦調動手續時,當時的校領導很不理解,都說深圳是“文化沙漠”,你去干什么?但昭義義無反顧,他想,那我就去“開發沙漠”吧。
 
“給你條件,但不給壓力”
 
但昭義清楚地記得,他特地挑了個好日子率隊南下——1995年10月1日,那是一個艷陽天,男男女女、大大小小十數口人,浩浩蕩蕩,創造了一位老師調任,一群學生和家長隨行的奇觀。深圳,這座城市張開雙臂迎接這支來自西南內陸的隊伍。為了吸引這些優秀的生源,深圳不僅給琴童和他們的家長免費提供住宿,還為不少家長安排了工作。
 
在深圳,但昭義和學生過去相對稀缺的比賽和學習的機會很快變得密集起來。剛到深圳兩個多月,他就接到深圳交響樂團邀約,請陳薩、李云迪在新年音樂會擔任協奏曲獨奏。因為有了充足的經費保證,李云迪在1999年就參加了三個國際比賽,還兩次去國外上大師班。但昭義的教學工作也得到了強有力的支持,開始有計劃地把境外專家請進來講學。2000年,肖邦國際鋼琴比賽,雖然評委中一個中國代表都沒有,要取得好成績非常困難。但深圳文化部門和深圳藝術學校依然支持李云迪參賽,還組成了代表團支援,并從香港請了老師。
 
“給你條件,但不給你壓力”,這是但昭義到深圳之后的最大感觸。那時深圳鋼琴基礎很薄弱,大家對國際比賽的認識也不一定透徹,但深圳文化部門和深圳藝術學校對自己的決定和要求卻毫無保留地支持。甚至從來不給大家下任務,從來沒有說一定要去拿獎,而是放手讓這些孩子去鍛煉和闖蕩。
 
他舉了一個例子,1996年,他帶著陳薩去參加利茲國際鋼琴比賽,深圳藝術學校不僅承擔了他們師生出國參賽的全部費用,臨行前李祖德還專門給他們“松包袱”。他說,我們是第一次參加這么高規格的國際鋼琴比賽,既可能獲獎,也可能不獲獎,這都沒關系,今后還有的是機會,咱們是去開開眼界,鍛煉鍛煉。
 
“那時,我們參加國際大賽的經驗很少,就是因為沒有壓力,我們并不緊張,而是保持了平常心態,能夠更加踏踏實實、心無旁騖地練習、參賽。”但昭義說,陳薩現場發揮得很好,作為年齡最小的選手,她以第四名的成績,第一次將中國國旗插到利茲的領獎臺上,實現了中國選手在國際一流大賽中“零的突破”。
 
接著是李云迪、涂宇亮、左章、張昊辰、杜雯雯、何其真、陳誠……一批學生在國際比賽中脫穎而出,到今天,但昭義的學生中總計有26人在國際鋼琴賽事中獲獎70項,其中26次獲得第一名,這個數字還在不斷刷新當中。鋼琴教育的“深圳現象”引發了國內外眾多專家學者關注,但昭義和他的“但家軍”成為當之無愧的深圳驕傲。
 
“為什么但昭義弟子在國際頂級賽事取得的榮譽都產生在深圳?他的辛勤耕耘為什么在深圳開花結果?”前年,在“但昭義鋼琴藝術教育成就研討會”上,有人直言不諱地發問。但昭義說,如果不是在深圳,我和這些孩子要拿這樣的成績,不大可能,或者說根本不可能。這不僅僅是因為深圳有足夠的經濟實力在教學條件和出國參賽等方面給予大力的支持,更在于深圳包容、寬松的氛圍,這體現了一座城市的力量。

 1/2    1 2 下一頁 尾頁

很贊哦! ( )

評論

0

搜一搜

黄色无码网站